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正文

新郑市城关乡政府让无资质企业建设安置房 农民工最受伤

来源:未知作者:XH012019-01-29 12:08:24

安置房是因城市规划、土地开发等原因进行拆迁,安置被拆迁人或承租人居住使用的房屋,原本是国家的一种补偿和保障方式。就是这样的工程项目下出现了政府的部分工作人员与企业串通一气,挪用国家资金,克扣工程款,拖欠农民工工资等诸多问题。

 河南省新郑市城关乡的西城花园社区,该项目由河南海虹景置业有限公司代理城乡政府开发建设,就出现了这些问题,并且到现在还没有妥善解决。

 李刚、王宏军等五人,也是新郑市城关乡西城花园社区的1#、2#、3#、5#、6#、7#楼及地下车库承建者—就是所谓的包工头,说白了就是农民工的小头头,也是农民工。

 该安置房于2015年3月进场施工,2015年4月与河南海虹景置业有限公司签订协议,2016年12月交钥匙,然后住户分房投入使用。

 当时承建者接手时想着该项目是安置房,一方面由国家投资有保障,另一方面也希望赶工期能让住户早点入住,轻信了建筑施工方河南海虹景置业有限公司的谎言,先入场施工再签协议,并且在对方交了保证金后,施工时是垫资承建的,中间资金不到位时,都是借高息继续施工,海虹景公司直到封顶时才开始付款。并且款项还不是一次付清。截止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应付的工程款至今没有结清,农民工工资也在一直拖欠着。

 图片1.png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承建者不知找了海虹景公司和城关乡政府多少次,得到的都是推诿。直到2017年117日,由于无奈集体上访,在2018117日海虹景公司才给出一个该项目的结算书。

该结算书存在明显的霸王条款和出尔反尔,其中工程所需缴纳的税率以全部工程款的9%扣除,然该项目签订协议时说开工到交工的税率为5.87%,另外此结算书上还明确标出封闭阳台不包括在内。

海虹景公司的结算书中存在着两个争议的地方,一是税率过高,超出原定税率,且没有法律支撑。关于税率问题也到当地税务局作过咨询和反映,税务局明确表示过全部工程款的9%税率不符合规定。二是实际建筑面积超出合同约定建筑面积。原合同上房屋约定为半阳台,现有封闭阳台是后期追加的工程量,海虹景公司并未计算追加的建筑面积。更为霸道的是,外墙保温也没有计算到实际建筑面积里,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外墙保温是要加在建筑面积里的。

图片2.png

程款,应付五个包工头加起来有上千万的工程款,除去之前讨要的少部分款项,还有大部分款项没给。而现在海虹景公司却表示所有的钱款都已经付清,不欠任何款项,这让承建者们愤怒又无奈,也多次找城关乡政府,乡政府表示财政早以将资金按照合同拨付给了海虹景公司。

乡政府和海虹景公司都说款项付清,这些包工头却没有收到钱款,那么这些钱款都去了哪里?海虹景公司到底又是怎样的一家公司?

 其实,所谓的河南海虹景置业有限公司只是一个空壳公司,城关乡政府利用这个空壳公司进行市场运作的工具罢了。

西城花园项目并没有经过招投标程序,而是由乡政府直接内定海虹景公司作为承建商。海虹景公司在2013年5月注册成立,没有任何工程建设经验,却在2015年建设建筑面积近十万平方米的安置房。可笑的是,在全国建筑市场监管公共服务平台没有查到海虹景公司的相关信息,也就是说海虹景公司连建筑业企业资质都没有,更不用说其是否可以作为发包单位进行分包了。

但就是这样一家连建筑资质都没有的公司,也没有任何建筑经验,在乡政府的内定下,建设了二级建筑资质以上才可以建设的单体建筑面积在1.2万平米的建筑。这里面有多少猫腻。

从开始施工到现在,包工头们都没有见到过海虹景公司和乡政府关于该安置房的任何合同或者是协议。

图片3.png

就是包工头王宏军了。现在他回想起来,他早在四年前就掉入了海虹景公司挖好的坑里,海虹景公司也早在四年前就为今天这种无赖行为埋下了伏笔。

时间再次追溯到在2015年8月,此时的王宏军和海虹景公司法人严广海签下了一份协议,该协议内容就是关于西城花园社区的合作事宜,该协议由严广海个人签署。

协议内容就是借用王宏军的资金来完成西城花园社区建设,涉及到利益分配,还牵涉到一些对政府部门的利益输送。这样看来,在严广海困难的时候是王宏军帮了他一把,然而其并没有念及王宏军的好处,连最基本的工程款都不能如实到付。农夫与蛇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一遍又一遍的重演。

农民工工资不准拖欠,国家三令五申多次强调,在这样一个财政拨款的安置项目里怎么会出现那么多的问题,海虹景公司不给包工头钱款,包工头又怎么有钱给底下的农民工发工资,眼看就要过年,农民工多次上访,包工头们扬天长叹。


[责任编辑:XH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