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正文

集结号海峰:海峰为你细数数字货币理财里的“坑”

来源:搜狐作者:搜狐2019-02-28 15:08:14

 今年2月初,张然开始在新加坡经营数字货币理财平台。

 如果不是去年9月的那场监管风暴,张然或许还在北京任职某虚拟币运营主管,过着月入百万元的生活。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明确禁止国内开展一切代币融资活动,并在之后全面关闭了国内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随着国内监管的不断加码,张然开始“转战”海外,做起了数字货币理财平台,提供比特币、以太坊等数字货币的借贷、理财服务。

 从2月初组建团队、到5月开发理财产品、再到前不久项目APP上线,张然用半年的时间基本搭建起了一个完整的数字货币金融服务项目平台,目前该项目已到了推广期。按照他的设想,未来要建成像P2P一样的数字货币金融服务平台。

 目前,像张然这样运营的平台有不少,90%以上的这类平台是在国外成立的,“出口转内销”面向国内投资人。除了平台,还有一些数字货币理财产品存在,例如“币生币”(kcash)、“余币宝”等,就是依托“钱包”、交易所等“币圈”玩家熟悉的环境所设置的产品

 代币融资的风潮渐渐退去,这些数字货币理财平台或数字货币理财产品究竟是“馅饼”还是“陷阱”,或许币市早已给出了答案。

 “暗礁”隐现

 张然坚持认为,数字货币理财将成为未来“币圈”的新趋势。

 “目前,数字货币投资者以散户为主,大多是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矿机机主,他们手中的币大多不会出售,而是屯起来。但由于信息不透明以及数字货币市场的混杂,很容易影响用户的判断,以至于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因此,对于他们来说,亟需数字资产理财的中介信息服务。”张然说。

 “很多数字货币理财产品几乎都是在几秒中被抢空的,需求量之大,显而易见。”张然宣称,他的团队拥有“量化投资”能力,更能给用户带来稳定而丰盈的收益。

 但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圈内人士并不看好这种数字资产理财模式。

 在北京经营电脑配件生意的周浩有几台以太坊“矿机”,他平时既“挖矿”也做些交易。

 在周浩的眼中,这种理财模式只不过是为了“收割韭菜”设计的又一种方式。

 他举例指出:“有些数字货币理财平台承诺支付从0.5%到8%不等的日息,但细算下来,年利率均超过100%,远远高于国家关于借贷年利率36%的"红线"。”

 “公告以前,"币圈"大火,监管较为宽松,如果在当时,这种理财产品还有可能给付高额利息。但现在币市已经根本无法支撑这种"红利"。而这些理财产品、理财平台的盈利模式并不明晰。”周浩说。

 记者查看几家资产理财平台的白皮书发现,理财平台通用的方式是“量化投资”和“锁仓计划”返利。所谓的量化投资平台是与一些量化投资团队合作,通过大数据分析的方式提供交易策略,例如更精准的跨交易平台套利、“期货”交易等。而“锁仓计划”指约定持仓时间,给付一定比例的收益。

 在从2013年就开始接触数字货币的付明看来,理财平台宣称的“量化投资”“锁仓计划”等说法只是些吸引投资人的“噱头”。

 “比如,有些机构号称可以通过跨市交易买卖,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很难。”据付明介绍,目前的技术难以支撑大批量“转账”,一些数字货币的价格波动非常快,而在平台上转账一笔交易就可能需要两三天时间。

 另外,不同交易所处理提币速度不同。“交易所把币打出来以后还需要确认才能到账。两个货币市场的价格很可能在这期间发生很大的反转。这样的工作费时耗力,即便有平台投资可以实现,也往往因为转账时间、币市波动而失败。不确定因素太多了。”付明说。


[责任编辑:EL]